新闻公告
威斯尼斯人6613com留校机关及院系院友座谈会...
校友战“疫”故事征集
威斯尼斯人6613com院友会换届名单
威尼斯欢乐娱人城1099召开院友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暨与地方院友会...
回家 | 北大120周年校庆威尼斯欢乐娱人城1099系列活动成功举...
【北大120周年校庆地空院友返校】地质系59级构造...

【北大120周年校庆地空院友返校】地质系59级构造班聚会

日期:2018-07-04


早在去年年底,远在四川的几个同学就提出动议,借120年校庆之际班级再次团聚,得到同学们热情响应。

天津之行

我们的校庆团聚在429号就开始了,第一站就是天津之行,6个来自广东、成都、北京的同学一起看望了多年行动不便的老同学杨景瑗。杨景瑗和大家紧紧握手,非常激动。

从美国回来不久的谭顺道同学专门携夫人前来探望杨景瑗,是为了感谢1964年夏杨景瑗和当时是研究生的廖志杰在湘西对他的救命之恩。当时正在野外工作,谭顺道被毒蛇咬了,咬伤的部位是左脚小趾根外侧,那时已腫到踝关节,整个左脚都变黑了,没有了知觉。情况很紧张,必须马上去县城医院。公社到县城约20多公里,正着急时,远处山坡上下来一輛卡车,廖志杰飞奔冲到公路边去拦,卡车没停。估计司机一看廖志杰那身衣着就不想让他上车,便从他靣前开了过去。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,地质界有个顺口溜:“远看像逃难,近看像要饭,仔细一看是勘探。”那年头困难时期刚过,我们这些穷学生的外表形象可想而知。正赶上这时汽车要上坡,司机放慢了速度。廖志杰急中生智,一个箭步冲过去,爬上了卡车,用力拍打汽车顶蓬,说明情况让司机停下来,把他们带到了安化县医院。那卡车是一辆老旧苏式嗄斯车,底盘很高,而廖志杰也就是中等偏低的瘦小个,怎么能产生那样大的暴发力?那一定是藏在他内心、藏在他精神世界里的巨大力量。

因病情严重,县医院大夫建议联系常德专区医院。等杨景瑗赶到常德,落实了医院,天色已晚,没有了回去的长途汽车,这荒无人烟的二百多里地只能靠搭车、步行,深更半夜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周围是千百年形成的乱葬岗,小山丘古坟连片,磷火时隐时现。奔波了整整一天的杨景瑗,硬是靠着胆量和勇气,靠着耐心和体力,靠着对同学的友爱和责任心,又走了一夜,这一切都来自于他温柔但坚强的内心。第二天上午谭顺道被送到了常德。用谭顺道的话说,总算保住了命,没有杨景瑗、廖志杰的救命之恩,就没有今天的他。

这段动人的故事把大家带回54年前,带回我们的大学生活,大家有说不完的话,老班长廖明和数起了“班谱”,当年入学和毕业都是19人,但6年期间,前后更换了4位同学。这段话引起大家对老同学,特别是对倒在奋斗岗位上的老同学的怀念,今天的团聚不能忘记他们。我们又回到了年轻时代。没想到杨景瑗早准备了一席话,虽然讲的慢,但十分准确地回顾了在座每位同学的特长、风貌,真不愧是六年同窗,他心里装着每个人。饭桌前的谈话足足持续了三个多钟头,意犹未尽。

真情传递

五四校庆这天的团聚,是从播放《校园景色》和《同学情》两段幻灯片开始的。庄严美丽的校园是每个北大学子心中永恒的记忆,同学情则是我们彼此之间无法割舍的天然情感。《同学情》报道了未能来京团聚同学的近照,有同学专程赴厦门看望郭成贤同学的照片;也有在轮椅上向同学们问好的照片;有在北美亚利桑那巨大仙人掌下的野外照;也有阿尔卑斯登山越野的考察照。有当年李宗凡从西藏海拔5013m的米拉山口向大家挥帽致意的英姿,也有王小凤在戈壁滩上骑毛驴过河的倩影,有辽河油田井架前指挥的老总吴铁生,还有行走在与不丹接壤的雪山山脊的崔军文。有与可爱孙子合影的刘文健,也有云游四方的边戈果,这两位是我们班的小弟。每次聚会我们都

会忘老师,老师的近照自然是大家最关心的,有站在阳伞下微笑地拄着拐杖的常志忠老师,有何国琦老师在西北大山给我们永远留下的野外照。可以告慰老师的是,毕业后我门全班每一位都坚守在地质行业的第一线,没有辜负母校和老师的期望,我们为祖国建设尽力了,至今我们还有三位同学工作在野外第一线。

同学情无处不在,有的同学退休后还被在岗的同学聘为专家,继续发挥余热,自然也补助了部分经济来源。互相帮助的事情在我们班绝不止一起,有些感人的故事从三年困难时就悄悄开始了,直到几十年后才传开,依然还是那么暖心。

11点,是我们与未到会同学事前约好的通话时刻,手机在大家手中传递,真情在同学心中流淌。问候、鼓励,相约明年入学60周年再欢聚,行动困难的同学表示极积治疗,争取明年和同学相聚。这时,李巧文同学拿出了为全班14个人准备的校庆纪念品,其中有作为纪念品的校徽、有校园风景的水彩画等,一共4件,小凤也为大家准备了小工艺品,这些珍贵的礼物,对于因病未来参会的同学将送去极大的温暖。

下午校园留影,这是我们毕业后第6次相聚,博雅塔、华表、西校门景点依旧,只是物是人非,帅小伙变成了满头银发的老头,但笑容是永远的。

湿地与湘菜

两天的团聚,余兴未尽,有同学建议到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走走,于是谭顺道同学马上发出了邀请,请大家中午到他在北苑的家中吃饭。

我们班大多是80岁左右的人了,连续几天的聚会不算轻松的,但是大家还是十分兴奋,在森林公园的湿地边,边走边聊,走走停停,留下了各种组合的照片,还是如老班长说的,这三天的活动虽然有些累,但是,是最愉快的一次。

中午到谭顺道家,他大显身手,满满一桌湘菜迎接大家,他还向大家一一介绍了每道菜。看来谭顺道同学不仅可以作为地质专家顾问被美国矿业机构聘请,同样也可以成为一个受欢迎的好厨师。可惜,我们班最年长的老大哥李万元没来,他可是我们班的大当家,特别是困难时期管发粮票的。

分手的时候到了,大家议论了明年的入学60年团聚,四川三位同学争着要当东道主。


2018513 邵济安